當我們追尋那不具象的

看板人物
2019-12-10
撰文/戲劇學系 陳九蓉
  編輯/教學與學習中心 魏心怡主任、吳紋綾助理
時間:108/05/27(一) 下午1:30
地點:戲舞大樓TD208教師研究室
訪問者:教學與學習中心/吳紋綾助理
攝影:動畫系/楊芷菱

提起曹安徽老師的名字,台灣劇場人會在心中自動描繪出一幅素雅堅毅的嚴母形象,北藝大劇場設計學系的學子們更是會敬她七分、怕她兩分,剩下一分呢?一名主修燈光設計的應屆畢業生漾起燦爛笑容:「除了謝謝還是謝謝。」
 
從文藝復興時期劇院使用側邊屋頂上方大燭臺的照明光源照亮舞臺——側光(side lighting)的前身——到現當代劇場大量以光影敘事,甚至取代建築成為舞台空間的新霸主,「光的語言」在劇場的藝術中一向是無形無體的存在,我們卻能在曹安徽老師的燈光設計教學中發見具體而微的實踐。
 
玩出志業 耶魯深造
談到如何踏進燈光設計的領域?安徽老師笑著說:「其實唸戲劇系之前也不太瞭解這個領域,因看了所有的系所覺得都不好玩,那時候就是想玩,不想再念書了,所以就選擇了戲劇。」憑著這份玩心進入戲劇系後,她發現原來戲劇不只有導演、編劇、表演,還有設計的領域,而設計又包含了燈光、舞台、服裝,在大多數同學都對表導組有興趣時,她則是對設計領域情有獨鍾。「我本身是個好奇的人,對於很難理解的東西我更好奇。可以說這樣的個性蠻適合唸燈光的。」就是燈光本身難以捉摸、充滿變化性和可能性的特質,使得求學時期同樣痛恨僵化、追求自由的她彷若尋獲知音。
在大學求學階段有兩位老師為她對燈光設計的求知道路開啟了大門,一位是在她一年級時,傅爾布萊特計畫(Fulbright)來學校任教的技術設計老師羅瑞克(Richard Loula,另一位是在她三年級時,從美國回到臺灣的知名燈光設計師林克華,林克華並成為了她的主修老師。在那個資訊缺乏的年代,兩位老師所能帶來的不僅是第一流的知識和觀念,更為學生打開了國際視野。由於兩位教授都來自耶魯大學,於是她自然而然從敬仰的師長身上吸收到了耶魯大學的資訊。有了堅定的目標和兩位老師的推薦信後,她終於順利申請上耶魯大學,並考取上公費留學考試而獲得學費和生活費補助,如願以償前往理想中的殿堂學院。
 
重要的不是怎麼用 是作為何用
三年時間沈浸在耶魯大學戲劇學院研究所頂尖的學術環境中,不但直接受到Jennifer Tipton包括東尼獎最佳燈光設計等獎項得主同時也是她的主修老師人格風範的啟發,也透過作品與優秀的同學比肩學習、相互切磋。「燈光設計或其他藝術類學科的教法跟一般學科教法不同,很難有一個固定的規則或方法,這時候就需要從生活中引導,使學生能在學科中生活。你等於是在生活中學習。她的啟蒙恩師們使用的引導式教學方法不但帶領她一點一滴踏入專業知識的範疇,也影響了她日後帶領學生的教學方針。
燈光是設計領域中最需要技術能力的人。舞台設計與服裝設計所用的設計媒介主要在繪圖方面,如果可以了解一些材質大概就可以創作。可是燈光設計使用的不是一般畫筆,也不是布料、木頭或金屬類的實體,而是看不見的光。光本身的產生需要特殊的設備所以科技的發展也會影響到燈光設計使用的媒材。」要培養如此需求技術基礎的專業人才,安徽老師反而建議學生學習的首要之務是扎實地了解劇場藝術:不管是導演的概念與手法、演員的表演、服裝的布料......對每一個部門都必須有所認識;再來是美學的培養,要盡可能廣和深的吸收;最後才是燈光技術跟設計部分,包括了解媒材的特性。她認為要進行創作,技術只是工具,重要的還是要運用工具達成什麼效果。
 
站在教育界與業界的前線
2017年可說是北藝大戲劇學院雙喜臨門的一年,不但在臺灣少子化低迷的招生率下突圍而出,赫然出現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打趴」一堆知名大學成功滿招的報導,使許多人對藝術科系的魅力好奇不已更由於校友在《世界劇場設計展》中搶盡了風頭,於燈光設計專業組和青年組共六個獎項中一舉拿下五個獎項,昭示著燈光組教學同仁們多年努力的成果。然而面對滿紙捷報,長期站在臺灣劇場教育界與業界第一線的曹安徽老師卻不能和旁人一樣無限放心。
她觀察到,少子化趨勢下的學生比起往年的學生來得善於表達自己,但在高度需求團隊合作的劇場環境裡,配合團體的意願不及以往學生,使她警覺到為了培養創作者共同攜手合作的意識,得在教育上更強調群體合作的精神。燈光設計是一門與科技發展與時俱進的藝術,需要透過新穎的器材創造新的可能性,當年在學院裡使用最新設備的學生出了社會便走在業界前面,而如今能夠獲得如此佳績然而近幾年的經費減少,原先編列購置昂貴器材的預算便只能相對縮減,當業界在用的設備學院卻還沒能購置,這落後是很明顯了。她語重心長地分析到,若學校在分配預算上仍主張齊頭式平等,那一顆有時要價三、四十萬的電腦燈是肖想的美夢,學院也就可預見的將失去現有的優勢。由衷希望學校可以依不同藝術類別所需要的經費作不同的安排,而不是齊頭式平等。

先問自己是否真心熱愛
安徽老師的言談中無時不透露著對學生的擔憂與關心:「臺灣劇場界很小但競爭很激烈,要能夠有一席之地不容易,要很勇敢,能忍住困難的過程。我期許他們真的能夠進入這行,接下來也希望們的路子不要只侷限在臺灣,學好語言全世界都可以是工作範圍。」在訪問尾聲請老師給予意願選擇燈光設計作為志業的年輕學子們建言,老師不假思索地說:「我覺得最重要的一定是要有熱情,以興趣為第一優先。由於喜愛,自然就會有種好奇心產生,會促使你在創作過程中不斷挖掘更多的可能性,因為好奇,會希望做不同的表現方式,而不是一直在一個巢臼裡面玩,那才可能有創作的滿足、成就的滿足。創作過程都是很痛苦的,痛苦包括作品在進行的過程、生涯選擇的過程,都可能遇到很多的困難,如果你沒興趣也沒熱情就很難撐得下去。我會請有興趣將來從事燈光設計的學生反問自己:是否對這個類別真的這麼有熱情、真的這麼喜愛?這次我請他們先問問自己。
 
熱情和光一樣是看不見摸不著卻至關重要的東西。當安徽老師拋出這個聽起來嚴肅的問題時,彷彿只是在和課堂上的莘莘學子們進行又一次對無以名狀的光之語言所做的日常對答,而如今她的身教已和那發問一齊深刻進了學生心中,無形無體,值得堅定追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