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對表演最純樸的熱情——OCW課程《表演方法》

教學工坊
2021-09-10
 
撰文/電影系 黃稚玲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教程,包含由姜睿明老師帶領的〈表演方法〉課程。我本身就讀電影系表演組,之前受過一些表演訓練,在課程剛開始得知班上是由來自不同系所、甚至是學校的人們一起組成的。有些人受過表演訓練、有些則無,我想這也是課程最有趣的地方,記得曾經看過有名表演老師曾經說過她很喜歡將初學表演者和學齡很久的學生放在一起上課,因為經驗較為豐富的學生們可以看到初學表演者那些一無反顧的幹勁,提醒著自己曾經也是那樣不在乎失敗的模樣。而初學者也可以觀察經驗豐富的資深學員,讓他們相信自己只要慢慢累積,也能有所作為!
 
前幾堂課的暖身,姜老師都細心的帶領我們玩很多劇場遊戲。遊戲規遊戲,好玩的地方在於,那並非是讓大腦放空去盲目地玩,而是放鬆身子,打開視覺、聽覺和去感受身邊同伴們的動向,其實這些都是需要高度專注力的遊戲。最一開始的破冰遊戲,無非是要將大家的名字記起來:有個人當鬼抓人,當其他人快要被捕捉到時,再奮力喊另一個人的名字,而那個人就成為新的鬼了。班上總共有二十多位學生,一次要將大家的名字記住,真的有點吃力,畢竟我也不是一個太會記名字的人。當下為了不想要當鬼,只能硬著頭皮死記,當然也出現某人重複叫同一個人的窘境!表演教室最迷人的地方莫過於,小小的空間裡,每個人都很誠實的把自己交出去,不論是脆弱、失誤、難過或開心的一面,都能被呵護和接納,這空間裡允許錯誤發生。和大家玩了將近兩堂的遊戲,也發現不同於自己同溫層的人們都有自己獨特的魅力。
 

 
This is an image


破冰後,姜老師帶領我們利用感官去探索不同的可能性。每個人在不同曲風、節奏下,透過歌曲去感受再轉化成肢體,從聽覺延伸到身體,在教室裡流動。有時是搖滾樂、有時是鋼琴彈奏,老師隨機的切歌,身體在歌曲變化後也需行雲流水般的轉化。同時,移動的過程中也可以看到不同人對於同一首歌的表現模式。例如搖滾歌,有些人是瘋狂暴躁的跳舞,也有人蜷縮在角落裡,一動也不動。這也是我在課程中,真正意識到「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的時刻。接下來的幾堂課,我們隨機分組,並藉由肢體配合節拍去完成八個八拍的表演。有些人可能是站著時,另外一些人是蹲著或慢慢的移動,每個人同時做不一樣的動作,當在時間上疊合,台下的觀眾也會有思考邏輯上的小小改變,甚至發現日常生活的動作其實是如此的美。也透過小分組的方式,學習如何和有著與自己不同想法的人溝通、討論,畢竟每個人都想呈現出好的作品,也都會有所堅持。在這之中理解別人的想法,學會堅持和退讓之中得到平衡也非常重要,是非常可貴的學習!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堂課,一位同學要到台上隨機說一句話或是做某些角色特定有的動作,例如,同學上台舉槍說他是警察,下一個人上台可以延續前一位同學的設定或是重新打破,再讓愈後面的同學去完成這「混亂」的場面!
 

 
This is an image


我們的期中呈現題目是「我的房間」。短短三分鐘內,不能說話,可以配樂,在大家面前展現出自己獨自在房間裡的模樣。從中也得以窺看課堂外同學的真實生活。我選擇的呈現內容是半夜瘋狂起來夜尿。那陣子膀胱不太好,總是會從夢中醒來去上廁所,吵到室友,搞得後來我們還吵架;也因為我的室友也一起修了這堂課,才選擇這個看似好笑的呈現向他道歉。
 
呈現的重點很簡單,要清楚明瞭的知道自己的房間位置,哪裡是廁所?哪裡是床?哪裡是門?如果地板上有很多髒亂的東西,那走路的步伐又會是什麼?每一個細節都攸關到呈現出的樣子,這是老師給予我們的提點。像是有位同學,她呈現自己在家讀書到一半,分心起來跳舞。但老師提醒我們,真正獨自一個人跳舞,是不是會更放鬆、更瘋狂,其實我們也都感受到她沒有放開,不過姜老師也會給予很多正面的鼓勵,我也覺得她十分勇敢。另一位同學則是放了很可愛的日本音樂,整個呈現調性都是非常可愛、卡通的感覺,和一般選擇的寫實方式不一樣,但老師也認同這位同學,並且也要大家都記得只要整個呈現的調性一樣,都是可以過關的!
 

 
This is an image


期末的最後呈現是哈維・費爾斯坦的劇本《愛他的女人與男人》(又名《收拾殘局》)的片段,段落可以自行選擇。在讀這本劇本前,姜老師印了一篇短短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使各位同學能初步的讀劇本,也非常詳細的介紹了讀劇時該注意的細節和真正的定義用詞。劇本描繪了一名男同志因愛滋病去世後,他的前妻和現任男友重聚在一起的短暫片刻故事。角色之間的愛恨、嫉妒情仇都讓人感到心疼。姜老師建議我選擇後半部、情緒較有起伏和長一點的段落來呈現。後續上課,老師讓大家聚在一起讀劇本,也讓每個人都唸一下自己選擇的段落,並給出建議。孰不知,疫情就這樣來了!我們和老師的排戲時間也變成了線上!到現在還是覺得線上上表演課很不習慣。

透過自己分析劇本對白、角色的動機等等來呈現角色,是我第一次沒有表演老師一直在旁協助,過程中其實也會害怕是否有詮釋錯誤的地方,但還好劇本翻譯曾志誠老師將文本改成台灣背景、較為能理解的版本。和老師線上排戲之後,因為舞台和電腦鏡頭距離完全不一樣,老師說若是在排練教室,那麼我的表演幅度和能量可能需要再增加,但因鏡頭,我和老師之前距離其實變的相當近,他說那樣子剛剛好。聽了也覺得,表演的形式其實也很重要,除了拆解完劇本、角色之後,可能會因為呈現的方法(在舞台上或是透過攝影鏡頭)而產生不一樣的感受,要從中去調整、拿捏,這過程非常有趣。
 

 
This is an image

最後一堂課,看著大家的期末呈現十分快樂。很多人呈現短短的兩三句,但有些力量都很足夠且飽滿,對於一個初學表演者、或以前完全沒接觸過表演的人,是非常好的表現。有些人表示自己很緊張,但看完他們的演出覺得非常窩心,因為大家都擁有了一次又一次挑戰自己的勇敢。在眾人面前表演,其實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在每個人結束之後,給予真誠的掌聲,是我在這堂課中學到最可貴的事情,很開心身旁的同學們都是如此樂意為別人鼓掌,和認真的聆聽對方的呈現。也很感謝姜睿明老師在這短短一學期中,又讓我找回最一開始對表演純樸的熱情,沒有壓力,只要放輕鬆,好好去做就對了!

OCW課程連結:https://ocw.media.tnua.edu.tw/km/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