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对表演最纯朴的热情——OCW课程《表演方法》

教学工坊
2021-09-10
 
撰文/电影系 黄稚玲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的教程,包含由姜睿明老师带领的〈表演方法〉课程。我本身就读电影系表演组,之前受过一些表演训练,在课程刚开始得知班上是由来自不同系所、甚至是学校的人们一起组成的。有些人受过表演训练、有些则无,我想这也是课程最有趣的地方,记得曾经看过有名表演老师曾经说过她很喜欢将初学表演者和学龄很久的学生放在一起上课,因为经验较为丰富的学生们可以看到初学表演者那些一无反顾的干劲,提醒着自己曾经也是那样不在乎失败的模样。而初学者也可以观察经验丰富的资深学员,让他们相信自己只要慢慢累积,也能有所作为!
 
前几堂课的暖身,姜老师都细心的带领我们玩很多剧场游戏。游戏规游戏,好玩的地方在于,那并非是让大脑放空去盲目地玩,而是放松身子,打开视觉、听觉和去感受身边同伴们的动向,其实这些都是需要高度专注力的游戏。最一开始的破冰游戏,无非是要将大家的名字记起来:有个人当鬼抓人,当其他人快要被捕捉到时,再奋力喊另一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就成为新的鬼了。班上总共有二十多位学生,一次要将大家的名字记住,真的有点吃力,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太会记名字的人。当下为了不想要当鬼,只能硬着头皮死记,当然也出现某人重复叫同一个人的窘境!表演教室最迷人的地方莫过于,小小的空间里,每个人都很诚实的把自己交出去,不论是脆弱、失误、难过或开心的一面,都能被呵护和接纳,这空间里允许错误发生。和大家玩了将近两堂的游戏,也发现不同于自己同温层的人们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This is an image


破冰后,姜老师带领我们利用感官去探索不同的可能性。每个人在不同曲风、节奏下,透过歌曲去感受再转化成肢体,从听觉延伸到身体,在教室里流动。有时是摇滚乐、有时是钢琴弹奏,老师随机的切歌,身体在歌曲变化后也需行云流水般的转化。同时,移动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到不同人对于同一首歌的表现模式。例如摇滚歌,有些人是疯狂暴躁的跳舞,也有人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这也是我在课程中,真正意识到「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的时刻。接下来的几堂课,我们随机分组,并借由肢体配合节拍去完成八个八拍的表演。有些人可能是站着时,另外一些人是蹲着或慢慢的移动,每个人同时做不一样的动作,当在时间上叠合,台下的观众也会有思考逻辑上的小小改变,甚至发现日常生活的动作其实是如此的美。也透过小分组的方式,学习如何和有着与自己不同想法的人沟通、讨论,毕竟每个人都想呈现出好的作品,也都会有所坚持。在这之中理解别人的想法,学会坚持和退让之中得到平衡也非常重要,是非常可贵的学习!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堂课,一位同学要到台上随机说一句话或是做某些角色特定有的动作,例如,同学上台举枪说他是警察,下一个人上台可以延续前一位同学的设定或是重新打破,再让愈后面的同学去完成这「混乱」的场面!
 

 
This is an image


我们的期中呈现题目是「我的房间」。短短三分钟内,不能说话,可以配乐,在大家面前展现出自己独自在房间里的模样。从中也得以窥看课堂外同学的真实生活。我选择的呈现内容是半夜疯狂起来夜尿。那阵子膀胱不太好,总是会从梦中醒来去上厕所,吵到室友,搞得后来我们还吵架;也因为我的室友也一起修了这堂课,才选择这个看似好笑的呈现向他道歉。
 
呈现的重点很简单,要清楚明了的知道自己的房间位置,哪里是厕所?哪里是床?哪里是门?如果地板上有很多脏乱的东西,那走路的步伐又会是什么?每一个细节都攸关到呈现出的样子,这是老师给予我们的提点。像是有位同学,她呈现自己在家读书到一半,分心起来跳舞。但老师提醒我们,真正独自一个人跳舞,是不是会更放松、更疯狂,其实我们也都感受到她没有放开,不过姜老师也会给予很多正面的鼓励,我也觉得她十分勇敢。另一位同学则是放了很可爱的日本音乐,整个呈现调性都是非常可爱、卡通的感觉,和一般选择的写实方式不一样,但老师也认同这位同学,并且也要大家都记得只要整个呈现的调性一样,都是可以过关的!
 

 
This is an image


期末的最后呈现是哈维・费尔斯坦的剧本《爱他的女人与男人》(又名《收拾残局》)的片段,段落可以自行选择。在读这本剧本前,姜老师印了一篇短短的《罗密欧与茱丽叶》使各位同学能初步的读剧本,也非常详细的介绍了读剧时该注意的细节和真正的定义用词。剧本描绘了一名男同志因爱滋病去世后,他的前妻和现任男友重聚在一起的短暂片刻故事。角色之间的爱恨、嫉妒情仇都让人感到心疼。姜老师建议我选择后半部、情绪较有起伏和长一点的段落来呈现。后续上课,老师让大家聚在一起读剧本,也让每个人都唸一下自己选择的段落,并给出建议。孰不知,疫情就这样来了!我们和老师的排戏时间也变成了线上!到现在还是觉得线上上表演课很不习惯。

透过自己分析剧本对白、角色的动机等等来呈现角色,是我第一次没有表演老师一直在旁协助,过程中其实也会害怕是否有诠释错误的地方,但还好剧本翻译曾志诚老师将文本改成台湾背景、较为能理解的版本。和老师线上排戏之后,因为舞台和电脑镜头距离完全不一样,老师说若是在排练教室,那么我的表演幅度和能量可能需要再增加,但因镜头,我和老师之前距离其实变的相当近,他说那样子刚刚好。听了也觉得,表演的形式其实也很重要,除了拆解完剧本、角色之后,可能会因为呈现的方法(在舞台上或是透过摄影镜头)而产生不一样的感受,要从中去调整、拿捏,这过程非常有趣。
 

 
This is an image

最后一堂课,看着大家的期末呈现十分快乐。很多人呈现短短的两三句,但有些力量都很足够且饱满,对于一个初学表演者、或以前完全没接触过表演的人,是非常好的表现。有些人表示自己很紧张,但看完他们的演出觉得非常窝心,因为大家都拥有了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的勇敢。在众人面前表演,其实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在每个人结束之后,给予真诚的掌声,是我在这堂课中学到最可贵的事情,很开心身旁的同学们都是如此乐意为别人鼓掌,和认真的聆听对方的呈现。也很感谢姜睿明老师在这短短一学期中,又让我找回最一开始对表演纯朴的热情,没有压力,只要放轻松,好好去做就对了!

OCW课程连结:https://ocw.media.tnua.edu.tw/km/1126